投完票啦!!!围观微博感觉好多认识的太太都看过封神!!真的是好多!!!

然后过几天还想跑去推特投那边总选举的票,虽然我只有台版1到17卷,18卷死都收不到(……)不过可以投十七票啊!十票给小望然后三票普贤两票老子一票伏羲一票王奕(我都不造我为什么想投给同一个人十二票hhhhh)也算弥补微博只能忍痛割爱投三票的遗憾了

好想安利更多的人看封神然后成为同好……还有想找人一起唠嗑封神脑洞 _(:3 」∠)_ 嗯……这大概是今年乃至以后都无法实现的总目标。

*请自行代入WJ封神演义,与原著无关

闲着无聊玩玩,虽说是随机生成的但是意外地很有趣(其实也没怎么ooc哈哈哈哈哈哈哈)

师叔技能【背诵共产党宣言】get!

(该说不愧是师叔吗真 · 记忆力EX)

天化技能【sing a song】level up↑ 附加即死效果

然后,有一点我非常不想提的事情就是,邓蝉玉和土行孙这两人无论位置怎么换总会有大量黄段子冒出来( ´_ゝ`)你俩到底怎么了…………(沉默)

最后庆祝一下我的wj封神安利过了这么久终于卖出去了!!终于有人吃完了并且还非常喜欢!!!我!爱!她!!!

下定决心,稍微说点事吧。

这个懒得要死的(潜水透明)lo主,最近都没怎么上lof,一登录发现多了一些回复。在这里,对于没能及时回复大家我必须道歉。我也不可能现在一个一个去回复,毕竟都是好几个月前的消息了(笑)。

关于一些坑的问题,这里明确说一下那篇记忆映出的森林我是不会填了。然后之前的一些坑,除了学院paro的那个和互助公会,估计都不想动了。(目死)也不必来问我会不会填什么了……当然,拍砖请便。

还有一件事就是,松圈目前是退了,取关随意。

就这样啦。望有缘人能看到。

最后,对于那些支持过我的小天使们(谁啊??)真的很抱歉,很抱歉!!我土下座给你们看好不好_(:з」∠)_

【N主♂】『训练师互助公会』(1)

一定要看的设定:戳我 

很依赖设定的脑洞文,看之前请一定要阅读设定

本场N黑only,

想知道人物对应请看末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PM『训练师互助公会』基本设定

*设定取自轻小说《勇者互助公会 交流型留言板(勇者互助组合 交流型掲示板)》百科戳我

*↑上一条一定要看,一定要看,一定要仔细看!

*慢慢写文,主线不用猜就是N主♂

*下面很多其实是百科原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...

以东乡在幼年拐走oso,后oso杀掉他为背景的脑洞。

前2P是草稿+黑白,后2P是全彩【前2P和后2P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

最后一Poso会消失的原因:一开始,oso反抗东乡时东乡是杀死了oso的,死亡的oso看见了与他长相一模一样的恶魔,然后由于某种(抱歉没想好)原因和恶魔签订了令oso暂时复活的的契约,但是这份契约会在oso以自己身份碰到想要见到之人后失效。

但是伪装成其他人的话就没有问题。(ry。

强行掰成了长兄。因为是自嗨所以……希望有人能喜欢(())

(嗯?重发试试能不能加上tag)

阿松x萌菌物语的脑洞(只是取了一点设定而已

感觉这样的小oso和小kara好像桌宠 (。-`ω´-)

每次自己的长兄好像都分不清左右。← 可明明我就是个oso右啊!!!

(P3比较奇怪,我们可以忽略掉它

一直都好想玩的宗教paro极度扯淡

四月的故事+六月的草稿+七月的成品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天啦噜我怎么那么能拖

本着OOC的心画了一个OOC的故事(差点没坚持下来:D

中途开始画风突变注意(((其实就是隔了一个月

我爱长兄(比心

【N主♂】记忆映出的森林(4— 5)

一年前的东西,最近想起它于是扔来刷刷冷清的tag 顺便混混更

脑洞暴走,看看就好,反正是个坑(喂

前篇:(1、2) 、 (2.5、3)

chapter 4

自从绘杉市下雪以后,市民们便都全部不约而同地宅在了家里。
虽然雪看起来好像很好玩的样子,但却几乎没有多少人会出去室外,因为冷,太冷了。
这样说并不是矫揉造作,外面真的很冷,刚烧开的水不到两分钟就会变成冰块的冷。因为如此,没有人会想要出门。
但是……食物总是要出去买的。
“啊、冰箱里已经没有多少蔬菜了,还有豆粉也快要用完了,做咖喱的椰汁也快不够了!”
正在邻居家趴在茶几上看烹饪杂志的透也和正在看英雄传说的恭平,听到这话之后身...

【N主♂】名为起始的后续


01

前几日,恭平在去雷纹市的路上,捡到了一个红黑色的实况接收器。

因为为了联系上失主,所以恭平把这个实况接收器放在了自己的背包里,然而几天以来实况接收器都没有任何新的信息,就在恭平以为这个实况接收器已经坏掉的时候,实况接收器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你好,如果你收到了我的消息,那么就说明我的实况接收器在你那里吧?”

急忙从背包里拿出正在响个不停的实况接收器,慌忙之中按下了接听键。但是实况接收器的屏幕没有如恭平所料地亮起来,只有声音透过实况接收器传了过来。

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,光听声线就给人以一种温和的感觉,说话的语调听着也很舒服。虽然没有视频图像,但光是听着声音,恭平就已经对这个实况接收器...

©名字都是浮云 | Powered by LOFTER